\n
當前開放城市:簡陽市
北京pk10,北京pk10几点开到几点,北京pk10有限公司_作文孟婆汤获一等奖戳泪点,背后故事感人!
  1. 首頁
  2. 裝修知識
  3. 作文孟婆湯獲一等獎戳淚點,背後故事感人!

作文孟婆湯獲一等獎戳淚點,背後故事感人!


       相信不少網友都參加過作文大賽,作文大賽和考場的應試作文是有很大差別的,只有充滿真情實感的文章,才能打動人。近日,第五屆新少年作文大賽中的一等獎文章讓衆人淚目。這是一個高中女孩的作文,她的母親因爲遭到車禍而失去記憶,她寫了一篇《孟婆湯》描述了和母親之間的故事。

       據了解,12月16日,新少年作文大賽決賽當天,申屠佳穎的父親偷偷從醫院來到考場想見女兒一面。然而,直到交卷時刻過了,兩人也沒碰上,著急的他走進考場打算詢問工作人員女兒有沒有來參賽。父親無意中瞟了眼已被封名的作文卷,一眼認出了那份作文卷的娟秀字迹,“母親已有六十九個日夜不曾跟我講一句話”,看完這句話,他當場靠牆大哭,抽泣著說:“這是我女兒寫的!”工作人員趕緊扶住他。


       這篇《孟婆湯》寫的就是申屠佳穎和她的母親。在東陽由于遭遇車禍,母親進了重症監護室,後被送到杭州的醫院搶救。如今她雖然已經醒來,卻因爲腦部缺氧的影響,不記得親人,甚至連自己是誰都答不上來。

       對申屠佳穎來說,母親就像喝了孟婆湯,她在作文裏這樣寫道:“我常常打開微信點開母親的對話框,那是母親車禍前三小時發來的‘雞湯’,我甚至懶得把它讀完。六十九天,我沒舍得刪……一共一百八十個字,字字紮在我心裏。”

       236名參賽選手都是懷著或忐忑或躊躇滿志的心情走入決賽賽場的,只有這個女孩的內心淒然。

       于是,作文決賽現場,作家余華命題的《我是誰》,成了這個高中女生回憶母女關系,傾訴思念的地方。

因申屠佳穎回東陽參加學校考試,第二天,父親替女兒來領獎。他拿出一個摔碎了屏幕的手機給記者看,這是母親的手機,手機裏存著那條10月7日發給女兒的180字的長微信,“寒窗苦讀十二載竟成‘空心人’……學生的首要任務應該是學會生活。”

       其實,在爸爸眼裏,女兒真的很棒,“她從小成績就非常好,考上重點中學,名次還挺靠前。她一直很喜歡閱讀和寫文章。”

       女兒和父親什麽話都會講,但是和母親總說不到一塊去。“她不愛聽媽媽唠叨。而且孩子在叛逆期,有自己的想法。她文章寫得好,但是卻選了理科,媽媽不大贊成。”父親告訴記者。

       母親唠叨,女兒嫌棄,女兒在決賽作文裏寫著,無論女兒怎麽“不乖”,母親“終究會原諒我,千千萬萬次。”直到意外發生,“這一次,母親不會原諒我。”

       從東陽轉到杭州的重症監護室,兩個月裏花掉了60多萬元,肇事的司機無力承擔醫療費。

     “我覺得錢不是困難,精神上的打擊和壓力才是。”父親噙著眼淚說,“她不記得人了,連孩子是誰都認不出。”

       這位父親之所以在看到女兒字迹時崩潰大哭,是因爲心疼不被母親認識的女兒,心疼重症失憶的妻子,心疼自己這個原本開心幸福的小家庭。

《孟婆湯》原文

申屠佳穎

母親已有六十九個日夜不曾跟我講一句話。

我還記得她從前抛下的荊棘一般的話語,“你記著,你是怎樣對我的,總有一天我會以冷漠同樣地還給你!”我也還記得小時候犯了錯,在門縫後眼巴巴地望上她半天,她總會過來摸摸我的頭,像揉一只毛絨小狗。

“知道錯了嗎?”

我溫順地點頭。

她終究會原諒我,千千萬萬次。

寒風吹徹的日子,我只身一人回家,燒飯,澆花,洗衣服。然後坐上去往杭州的大巴。

這個城市的天空總是很奇怪,瓦藍瓦藍的時候不覺得舒暢,灰白灰白的時候也不覺得感傷,他總是高遠而平靜,如同活著跟沒活似的生活。杭州的風背著一股濕氣,像灌不完的孟婆湯。我的遺落的記憶,最終沉重地落在十月十一日的下午。

“你們怎麽來學校了?”

“知道你二模剛結束,帶你出去放松心情呗。”

簽完請假單坐上車,車子駛出百米。駕駛座是阿姨塑料袋般窸窣顫抖的聲音,“佳穎,我們去醫院。”父親坐在副駕駛座上,一言不發。潮濕,淹沒了一切、一切聲音。

我幾乎是,一點認不出母親來。她剃光了長發,腦袋浮腫得像個面團,手臂上是蛆蟲似的傷口和紫黑紫黑的皮膚。只有那些錯雜的管子和借助呼吸機劇烈起伏的胸口,讓我確信,我的親愛的母親,她終究沒有死亡。她原本是救不活了,她血管裏汩汩流動的血液都幾近流幹了,她在短短三天之內動了三次大手術,她還在等我,可她終究沒有睜開眼睛。

重症監護室裏,我終究不敢號啕大哭。

這一次,母親不會原諒我。

幾天後母親轉院來杭州,我仍然被安置在那個空曠的小城裏學習,過著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生活。我常常打開微信點開母親的對話框,那裏是母親車禍前三小時發來的“雞湯”,我甚至懶得把它讀完。六十九天,我沒舍得刪,從“十年苦讀竟成空心人”到“首要的是‘學會生活’”,一共一百八十個字,字字紮在我心裏。

母親醒了。是迷蒙的眼。

我在電話的這頭泣不成聲。父親告訴我,她會像小孩子一樣,她可能認不得我,她需要一件件事都從頭學起。“你別擔心,你認真學習就好了。”

“爸爸,我二模考了年級第五。媽媽她一直跟我說我有能力考前五的,這次我做到了。她還記得嗎?”

可是她永遠都不知道了。

就算父親問:“你是誰?”她也會答不上自己的名字,她只會胡言亂語,像一個走失在歲月裏的孩子。

我以前總以爲母親功利愚昧世俗做作,我想要自由和夢想,我對她冷漠和苛刻。直到,真正失去的那天。我歇斯底裏。

昨日的大巴在夜間抵達杭州,母親啊,我沒日沒夜思念的母親!

她的眼珠骨溜溜地轉著,卻不曾聚焦到我的臉上;她的頭骨被剜去半塊,模樣有些猙獰;當我的手觸及她的手,那裏是母親溫熱的血液,是我溫故如新的回憶,是我忍住的幹涸滾燙的淚水。

父親在她耳邊溫柔地說:“認識嗎?她是誰?”

母親驟然把她的溫熱的手縮回。

我的手,于她而言,太冰冷了。

“是你女兒啊,不記得了?”

她不記得了。

“女兒來了不打聲招呼?笑一下呀。”

母親忽然咧開嘴,露出兩排整齊光潔的牙齒,像在等待一個牙醫檢查她的牙齒。

我把手捂熱,再去牽她的手。我只是靜默地望著她,用很深很深的目光凝視,我希望她會記起我。她轉過頭來,繼而別過頭去,她輕聲說:“佳穎讀書不認真。”那一瞬,我淚流滿面。

寒風吹徹的日子,我只身一人前往賽場。人行道上,落葉和雨水打濕的地面緊緊抱在一起,它們太冷了。水啊,樹啊,它們都很傷心的,它們忍得住就是了。

我忽然想起我的包裏有一本《目送》,那是母親讀過的最後一本書,她的書簽夾在第五十六頁。我曾經嘲笑母親看如此平淡瑣碎、小家子氣的書,但從母親出事,直到現在,我已經將它翻了三遍,也許我的母親會像龍應台的母親一樣,記不起重要的人和重要的事,但我仍然愛她。我有與你,永恒的記憶。

你會記得,有一個小姑娘,在你病床邊,爲你一遍又一遍地念你喜歡的書,就像你不曾記得的很久很久以前你教她一遍又一遍地認字一樣。書的封面是你喜歡的藻綠色,是我們久久等待的春天。

媽媽,你還記得嗎?

你是我的母親,你叫陳學慧,你最愛的是綠蘿和富貴竹。

我是你的女兒,我叫申屠佳穎,我最愛的,是你。